001293 至亲至疏夫妻

伊韵文集

  "至近至远东西,至深至浅清溪。至高至明日月,至亲至疏夫妻。",这是唐朝李冶的一首六言古诗,前三句,都是浅显而至真的道理,唯有最后一句是整首诗的精华所在:至亲至疏夫妻。常常感慨,是什么令陌生的男女走在一起,并决定相濡以沫一辈子,是爱情吗?那么爱情又是什么东西呢?是雷电交汇时的一刹那产生的光辉吗?

  这个故事也是由爱情开始的,女主人公芝,印尼华侨,离婚带一子,当她遇到比她小两岁的禹,她坚信这就是爱情,那时候他们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还很年轻,两年的差距在爱情面前简直可以忽略掉。但爱情,据说是有保鲜期的,七年之痒似乎成了外遇的代名词,他们的婚姻,也在这个时间出现了问题,外敌是一个黑龙江女子,贫困人家,禹助养的对象,那时候,他们的女儿才五岁,芝的母亲病重多年,也许是芝为了照顾母亲疏忽经营婚姻,等到芝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五年之后了,在芝的母亲过世一个月之后,在芝最伤心痛失唯一的亲人的时候,小三找上门,向她宣示主权,要她退出留下孩子,芝说当时的反应是犹如让人胸口插了一刀,她自杀,被送进医院,又活过来了。她说"足足三年才能从悲伤阴影里走出来,我才觉悟到,爱情这游戏是骗人的,为了年幼孩子,我要活下去,要更坚强,没有了亲生母亲会活的很贱的。我不能这样不负责任,我逐渐把感情收回来,告诉自己,只有亲情,不会再相信爱情"。就是为了年幼的孩子,当时十岁的女儿跪在地上,要求母亲给她一个完整的家,她实在太爱这个父亲。

  芝接受了禹的回头,她担心离婚孩子会学坏,为了避免孩子受伤害和影响,在小女儿小学毕业之后,芝毅然把两个小孩送到英国留学。

  事情还没结束,那个小三还经常上门纠缠,那时候,芝反而强硬起来,她说女人真的要经济独立才能保护自己,她跟小三说,房产和物业都是我名下的,你觉得可以赶我走吗?小三就说芝欺负她,跟禹告状,禹很少回家,除了拿换洗衣服,回来就打芝,芝说她生活在地狱里。

伊韵文集

  禹真正的回头是他发现小三养着小白脸,撞个正着,才彻底死了心,打击之下禹患了一场大病,芝白天晚上的守护着,小三当然不见了踪影,等到他康复之后,他对芝是心存感激的,现在是他依赖芝了,芝成了他的护士和保姆,本来故事写到了这里应该是一个浪子回头的大团圆结局,可是……

  芝这时候反而成了惊弓之鸟,她再也不相信禹了,哪怕是最正常的社交往来,她一定要守在旁边,禹的来电,她一定先接听过滤,她堂而皇之的理由是:夫妻一体。那怕只是禹老同学的聚会,她也跟着,次数多了,同学不自在了,因为她每次的问题都是:禹以前有没有女朋友啊,跟哪个女同学最亲密啊,那些同学都避之不及,中学同学里有个微信群,同学一直以为跟他们说话的是他们的同学禹,直到有一天,禹(实际上是芝)邀请那班同学到他们的农庄聚餐,同学才发现,芝怎么对每一个同学都那么了解呢,我们群里的嬉笑怒骂,她都一清二楚,到底平时在群里谁在跟他们互动呢。这种感觉总是不好,虽然群聊也没有什么别人听不得的秘密,但总有一种被偷窥的感觉,就像一个同学说的:我们是在聊天,而她是在分析我们的聊天,但怎么跟禹说,要他退出这个群呢,人家那晚上可是热情招待的,所谓吃了人家的嘴软,这事,两难了。

  权宜之计是,原来那个群不动,我们另外建一个群,我们还调侃男生齐人之福了,要嬉笑怒骂,随心所欲就在这边说,要礼貌周周的说客气话就在那边说,几天下来也相安无事,我们也以为这是保护二人的最好办法,毕竟,人家的家事我们也不好说什么的,只是,那个群感觉是冷清多了,还有人串错门说错话的事情发生,有人分析诊断芝病态的对白,可怜的芝,这个时候是大家都觉得她有病了,也有人故意耍她引她说出更毛病的话,这开始有点违背我们的初衷。当初,我们是准备冷处理,原来那个群没什么人说话慢慢关闭了就算了。再过几天,有人于心不忍,说这样对芝公平吗?人家不过想跟我们一起热闹,她也很寂寞,据说国内没什么亲戚朋友,跟她明说吧,就说我们已经知道她是谁,当她是一个插班生好了,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,也有人反对,因为到目前为止,她还在欺骗我们,她在见过我们所有这些同学之后还没决定用真面目示人,何况,我们接受了她,等于禹知道我们已经明了他们的故事,他的面子又往哪里放呢,所以不能接受芝进来,这是底线……

伊韵文集

  有一天芝用禹的微信找我说话,说了半天之后她才问,你猜我是谁,我说芝姐嘛,她说你怎么知道,我说直觉,双子座的直觉,她就哈哈的笑,她说你退群了,群里都不热闹了,我说是的,想安静一下,前一段太过喧嚣热闹了,然后,她又一直说她的故事,我发觉她活在爱和恨里面,一方面,她说为了女儿才甘心做那么多,女儿很重视家人,她不想女儿伤心,她一直说女儿,没有提过儿子,因为女儿才是她跟禹的纽带,那么,她还是爱他的,没有爱,不甘心做那么多吧,就像张爱玲说的:爱一个人,你真是可以卑微到尘埃里了;另一方面,她在痛苦的回忆里不能自拔,她说那个女人,骗走了他不少钱,破坏了她一直以来对他的爱和信任,到现在,爱,大概还有一些,信任是没有了,现在,女儿长大了,成了她的盟友,她说女儿每天晚上都要检查父亲的行踪,和父亲训话,女儿撂下话,如果父亲敢再胡来,就把他送老人院了,我不知道芝的意思是不是说疯人院,因为她说自己中文不好。听到这里我插了一句:你不觉得这样对女儿不好吗?她活在一个没有信任的家庭,以后会对婚姻有恐惧的。她说不相干,女儿已经有男朋友了,我说男朋友是一回事,有勇气走进婚姻是另一回事啊。你跟禹的坎,都过去十年之久了,既然你接受他回头,既然他最终选的是你,最终知道了你的好,一心一意的要跟你白头到老,那么就且行且珍惜吧,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,又或者像佛家说的,放下!不必再忆起!

  最后我说,芝姐,你就开一个自己的微信账号吧,我不想每次跟你说话之前玩这个"猜猜我是谁"的游戏,两个人共用一个账号总是不方便吧,即使是夫妻,也要有点自己的空间和隐私啊,至亲至疏夫妻。

  感觉她没有把我的话当一回事,也许她谁的话也听不进,她只是需要倾诉,故事没有结束,芝带着她的爱和恨,走进那个越来越窄的死胡同……(150814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:伊韵文集)

伊韵文集

上一篇:001292 8个保健方 护住美胸 远离乳腺癌 下一篇:001294